菜单导航

两次初吻

作者: 小贝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2日 17:06:49

  那年,高二,对感情的事情还懵懵懂懂,直到有一天,好朋友对我说:“你是不是喜欢团支部鹃了?”我好像突然从梦中惊醒来一样,发现自己到了该喜欢一个女孩的年龄啦。

  鹃并不漂亮,是学校的短跑健将,父亲是个军人,鹃是转学到我们班的,还是文艺委员,负责班里的很多工作,渐渐地,我对她的注意不仅仅再是同学之间的感情,的她也发现了。后来,排练元旦晚会,放学很晚,同学们都在屋里忙忙碌碌,我鼓起勇气,悄悄把鹃叫出教室,借着漫天的星光,冒冒失失地对她说:“我好喜欢你!”鹃伸出手堵住我的唇,虚——夸张地做了一个表情。

  然后,我们开始了自以为是的恋情。鹃是那种比较痴情的女孩,由于她在班里身份,我们只能搞“地下活动”。比如放学后去买两个冰激凌,或者冬天的晚自习,我们一前一后溜出教室,坐在操场上数星星,那个年龄,我们只会做这些,也只能做这些。

  我时常幻想能够轻轻吻一下鹃的脸颊,哪怕是碰一下也好,那是一个初恋的男孩旖旎的心事,就像寂寞雨巷飘着丁香的气息一样袅袅不绝。

  这个机会终于让我等到了。那次班里包场电影,一大群要好的同学叽叽喳喳地来到电影院,恰巧我家在旁边,同学们开玩笑说让我回去拿些好吃的来,那个时候,我们兜里的零花钱实在少得可怜,一个苹果、一包糖炒栗子都是上等小吃啦。我看着鹃说:“我一个人也拿不了啊。”鹃心领神会地回答:“我和你去!”我们并排走下台阶,鹃还对同学们解释:“你们放心,我把他家的零食全部拿来。”

  家里人都去上班了,我掩饰不住耐心的慌张,请鹃坐下,好半天没有说话,鹃肯定也猜出我的心事,眼神四处流溢。我支支吾吾地说:“我能吻你一下吗?”说话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看她。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的唇碰到鹃的时候,我问到她脖颈上的香水味,那香味兼职了我的一切美好想法。我匆匆抬起头,装了几个苹果,拉着鹃下了楼。鹃其实很诧异,但女孩子当然不好意思问。眼神中充满疑惑,我知道,那个疑团一直藏在她的心头,知道我们分手。

  少年的心思真的不可捉摸。从那天起,我鬼使神差地不再理会鹃,我想我喜欢的是那种散发着自然气息你的清纯女孩。我知道,我确实了一个女孩的心,可是,我无法自己重新回到开始喜欢鹃的躁动中去。

  这样的异常一定使鹃莫名其妙,可是,她的优秀,她的羞涩,了她主动老询问我。僵持了一年多,我时常能感觉到背后有一双困惑、埋怨和依恋的眼睛。

  终于,她的父亲要转业回老家了。我又鼓起勇气,问她:“今天下午放学,等我一会好吗?”我想向她解释清楚。男孩的心多变,既想拥有青春的每瓣色彩,还想小心翼翼地做个乖孩子。

  鹃了我,她没有给我机会,我知道,我的举动确实深深了她。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鹃,我在心中不知一次向她道歉,请她原谅一个不经事的男孩所做的不经事的举动。尽管,那是年少的日子里不可涂抹的美丽情节。

  当我再也不需要躲躲闪闪地谈恋爱时,我牵着女友走进温馨的小屋,淡的台灯布置着浓浓的温情。女友叫娟,我注定要和这个字脱不开干系。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以为是命运安排娟来到我身边,讨回高中时,我欠下另一个女孩的感情债。

  所以热恋了很久,我都不肯吻娟,就连第一次牵手,都是娟主动,让我感觉到那么幸福。尊重娟,久久凝望而不敢,一袭秀发拂过娟的面庞,她是如此美丽而可爱。而我,却依然不愿意碰到娟的唇,因为害怕很多年前,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再次。这样的想法困扰了我很久。

  那个冬夜,我们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壁灯的色彩使我们有迷离的幻想,娟很轻很轻地问了我一句:“不想问我一下?”那声音,像花开的一刹那,像雪片划过空气的声音。我痴痴地看着她,俯下了头,地问了娟,依然有一种香气从她的身上飘出,可是,我却没有离开她,吻得那么投入。

  所以,我的初吻有两次,第一次,伴着骚动,情犊初开的我对爱有了朦胧的认识,浅浅的唇与唇的触碰,像深涧中无人欣赏的落叶;而这第二次,才是真正以青春的名义宣告,我长大了,爱情也就在这样心动的方式下,成就了一世情缘。

文/夏绯阡澜 在秋霜微笑向暖,在和期许中变得宠辱不惊;沐浴着秋日的阳光,在柔情融化在国庆节佳节之际。 --夏绯
2020年07月22日 17:13:23  小贝
【诗后的故事】作者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伊丽莎白巴雷特勃朗宁]于公元1806年出生在达翰姆(英格兰北部一郡)。1
2020年07月22日 15:23:43  小贝
已经正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认为我们的相遇是恰如其分的相逢,你是翩翩少年,俊俏活跃,无忧无虑,笑容明
2020年07月22日 15:07:21  小贝
我很想你,驰念过去的你,驰念阿谁有无暇笑容的你,驰念阿谁肯为我付出一切的你,驰念阿谁用充满爱意的眼神凝
2020年07月22日 15:07:19  小贝
微信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