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花匠馨儿

作者: 小贝 发布时间: 2022年10月28日 10:14:20

  花匠馨儿

  (一)
  烛光,红酒,玫瑰鲜花……
  节前的当晚,馨儿房间里弥漫着浪漫的味道,连呼吸的空气都是甜的。他端着酒杯色眯眯的笑道:“亲,预祝你节日快乐!”
  坐在桌对面的她看着眼前这个笑起来坏坏的男人,虽然他说“亲…...”的语气有调侃的成分,但她知道他是为了满足她的那份浪漫的温语迫不得已。他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为了迁就自己表现得有些笨拙,但她还是被感动。她端着酒杯挪步坐到他的怀里一口气将杯中的酒饮了,酒精的刺激使她的脸粉润潮红。他看着她的脸,情不自禁的勾搂起她的颈脖一只手霸道的托起她的脸额咬着她已经伸出的舌尖,她温顺的像他的宠物任由着他在她的身上揉捏。她喜欢他的霸道尤其喜欢他在床上掌捏着她的下巴不停的摇晃说着下流的话,:“你是我的女人,现在是,以后将来也是!”说那话时的一股充斥着野蛮的雄性使她更觉得他像个真正的男人。
  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上了他——同单位的一个外科医生。一个油腔滑调,见到医院里女医生护士不管熟不熟就开荤段子玩笑的中年男人。记得有次她在医院里修整花丛(她是医院里的园艺师)。他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站在她的面前眼睛盯着花儿看都没有看她:
  “花匠师傅,我家里的花怎么老养不活?”
  馨儿将草帽往上撩起一看他那一副闲散吊儿郎的摸样,气不打一处来:
  “我是花匠,那你岂不是泥瓦匠!”
  “怎么说?”他转过身来看到草帽下一张干净的脸,顿时态度变得殷勤,平日里他和她是照过面了的,但从没有说过话以为是医院里的一个临时工。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呢。”
  他很认真但还是掩不住他坏坏的痞子神态。
  “我是科班出身的园艺师,你是科班出身的外科医生。我拿着铲子和剪刀刨土栽花祛枝修芽,你拿着刀叉斧据在人的身上开膛破肚除瘤补脏。其性质和泥瓦匠砌墙打洞修修补补有区别吗?”
  好新颖啊!他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她扬起骄傲的脸。

  (二)
  馨儿长得不漂亮但肤白,验证了那句“一白压三丑”的老话,如果不是白皙紧致的皮肤衬着干净的脸可以说是比较难看的那种脸,特别是细咪咪的眼睑下坠看人时往上眺,神态显得很冲,如果是双眼皮也许不会这样。其身段看起来也不协调,紧窄的衣装包裹着胀鼓鼓的身子,显得肚脐以上格外的厚实,而两只瘦腿就像竹棍不踏实的高跷。她不自信的以为自己身段畸形,多次的去找了算命先生问她的长相到底可以有个什么样的归宿。算命的先生说她的脸像有些生冷,但命像较硬。她听了吓了一身的冷汗。难怪自己的男人得病不治身亡,她怀疑是不是自己克死了丈夫。
  从那以后她会隔三差五的去找那个算命先生,虽然算命先生时常忽悠她的银子,但也不算出格。找的次数多了,算命先生也把她当做了朋友。
  一切看上去都还如意,虽然每年都需要支付孩子不菲的生活学费,但凭着有职称的园艺师被分配在医院里得到的薪资也足以应付那些开支了。
  她在自己宽敞的居室里独居。也许是职业的习惯,在医院上班摆弄着花草回到家里也把家里摆满了花草。闲时喜欢听听音乐,喝喝咖啡,看看电影,抽着香烟,看着烟雾慢慢的从眼前飘袅,她感觉很有那种闲雅的状态。招招式式都无意的表现出贵式慢生活的习气。

  但有时独自发呆的时候,就很想有个男人陪在她的身边。现在她认识了这个在她眼里看来是个‘流氓医生’的男人,她觉得他是有个性的。她主动的约他来自己的家里替他做些好吃的饭菜款待他。她知道他恐婚,她觉得和他呆在一起蛮充实和有情趣,其它的她连想都没有想,直到有一天她俩都喝了不少的酒,她不自禁的倒在了他的怀里。
  在他怀里,她感受到了他结实胸肌。她浑身发热感觉一股子热流在体内翻腾,她没有一点要立起的意思,他们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他没有犹豫的低下了头将滚烫的嘴唇盖住了她……
  奇怪,她竞睁着双眼看着他贪婪蠕动的嘴唇在她的脸上肆意的来去,从那以后,她整个身躯似乎都被唤醒和变得觉悟了。

  (三)
  从极度的松懈中睡去又醒来,馨儿发现自己还在他的臂弯里,她抽开身子支起来靠在床头然起了一支烟,长舒了一口气。身子松软得散了架,骨头酸痛,太突入了。她被他紧搂着,最初他吻她的时候她的情绪还没有调动起来,潜意识里默默的抗拒,双手不自主的推开他要倾入她的身体,可这种抗拒的神态更刺激起了他的欲望,一双热力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捣来捣去。她渐渐的浑身上下开始发热发烫,情不自禁的在扭着,就像有无数个小虫在嘬自己。她的头皮一次又一次的发麻胀得难受,直到整个身子瘫软在他的怀里。看着医生松散疲惫的样子。她双手环着他的腰际喃喃的对他耳语:“你爱我吗?”
  医生已经很累,他说要被她掏空。她听着也不恼权当是赞美的话。他有气无力的看着她期待的眼神,想了很半天:“你们女人都喜欢问这个吗?
  说这话时医生生怕伤着馨儿的情绪,婆沙着她头发。馨儿失望的看着医生沮丧得别过脸躲着他的眼睛。
  医生尴尬得没有言语,但觉得和她交往让她身心得到了彻底的觉悟和释放。

  馨儿也知道不能对他逼婚,可是医生连情人的关系也不愿承认,她问他我们是什么关系时他那种市井无赖的神态至今都铭刻在心。她觉得屈辱和无地自容。他揪着她的脸蛋歪着嘴唇笑而不答。
  (四)
  馨儿和医生呕气有了一段时间,他们分分合合已经记不清他们谁主动,谁先妥协求和的次数了。这次的分开的时间最长。
  有些习惯了的东西突然戛止,馨儿和医生都有些不适。从相识到肌肤相亲他们隐秘的交往了很长的时间,他们看电影,逛街,他们手挽着手调情,疯狂的爱着。
  待一切都消停之后,馨儿脑袋里一片浑然,一种达到极致的幸福满足感荡漾在她的心中,那时,她就像一条刚刚死去的鱼仰面的躺在医生的怀里:为什么自己在少女和青年时代这些欲望会令她羞涩和不安,而现在不仅可以应付自如还欲罢不能,且不觉得羞涩和难为情呢?事后,她会不自主的不停地问自己。
  年三十的前一天,馨儿憋不住了,给医生打了电话约他来家里吃年饭。在等医生的时候,就制造了如开篇的那样浪漫的氛围。在此前,医生怨气的时候她心里一万个为什么不和他分手散了,为什么不能立即找个男人的嫁了?可是心里纵然有千般始,到头来心里还只有她的这个医生,如同算命先生所说的,他是自己的劫。和这个医生要万复不劫才能有重生。
  一瓶红酒喝完了,又加了一瓶。馨儿亢奋得厉害,他们亢奋和好如初的方式表现在了相互的温存。
  这一刻,他们的灵魂,他们的身子都放射出自由的光。他们彼此毫无顾忌的奉献着彼此,唯恐遗落了什么,拼命的在彼此的身上寻找,寻找久违了的滋味和刺激……看到医生陶醉致死的样子,她心里巴望着医生永远不要醒来一直躺在她的怀里。
  当夜晚12点的钟声在静谧的夜空中响起,已经累死过去的医生被惊醒得一溜儿的爬起,急忙穿上裤子。可是扣皮带的声响还是刺激了馨儿的神经:
  “今晚你就不能陪我吗?
  “时间有的是,还在乎朝朝暮暮吗!”
  医生敷衍的口气似乎很真切。但他还是没有犹豫的急不可耐的走向房门,脚伸进皮鞋的声音让她难过,她哭了,哭得泪人儿似的冲出卧室来张开光洁的双臂搂着医生的脖子对着他的颈脖狠狠的咬了一口。
  可怜的馨儿在她最孤单和寂寞的时候,遇到了她的医生朋友。
  她不顾一切的迷上了他,爱他,爱到了极致。

上一篇:都是疫情惹的祸

下一篇:没有了

微信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