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都是疫情惹的祸

作者: 小贝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4日 12:55:31

都是疫情惹的祸

              都是疫情惹的祸

            (小小说)杨永春

  

                   (1)

        谢建福正在呼呼大睡,突然,楼道里传来吵杂声将他惊醒, “睡个觉都不让人消停,大清早的,真烦人。”他嘟囔着看了看手机,屏幕上跳出“今日封城”的消息,于是,急忙推了一下睡在旁边的陶尚英,边说:“快起来,快起来,这下麻烦了……”边下床,走到窗户跟前,从窗帘的缝隙中向外偷窥。发现大门早已被封,门口站着几个“大白”。


        此时,穿着三角裤头的陶尚英也已翻身下床,望了一眼窗外后全身一颤,双腿一软差点瘫倒在地,多亏站在身旁的谢建福,一把将她扶住,两人向床边走去。此时,两人都感觉窗户到床边的距离太远太远,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每迈出一步都相当吃力。


        谢建福虽紧张地心快要跳出来了,但他在官场混了几十年,遇到的事数都数不清,所以他很快就静下心来,问陶尚英:“你说这是真的假的?”


       可陶尚英早已泪流满面,心乱如麻,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 :“都是你干的好事,如果今天我俩都出不去,该咋办?”


        昨天晚上还没有任何消息,谢建福不相信命运会这样开玩笑,他再次拿出手机,翻看了一下新闻,发现因为疫情,他所在的县城被临时管控,处于静态管理。


        这下完了,来这个城市出差是他精心安排的,目的就是在这与参加培训的情人陶尚英私会,为了隐蔽,谢建福让陶尚英提前订了这个私人旅馆,这几天两人白天各忙各的事,晚上就来这里约会,本想着今天就回去,可人算不如天算,也许是老天爷同情这对苦命鸳鸯,让他俩在这多待几天,用疫情,将他俩封在这里。


        陶尚英抢过手机,翻看了一下,瘫坐在床上,哭泣道:“你快想个办法呀,如果咱们的事情暴露,我俩就彻底完蛋了。”


       谢建福闻言,心里也不是滋味,他安抚道:“英,我先去看看情况,再不行我找人托关系,让他们放我们出去。”


       “嗯,你快点去呀。”


        谢建福带好口罩,走出房间与疫情防控人员交涉,好话说了一大堆,可那些“大白”就是油盐不进,坚决执行疫情防控政策,让他回房间待着,还说:“没接到通知不许出门!”

  

      谢建福只好带着满身怨气返回,一进门,陶尚英就焦急地问道:“谢哥,怎么样,今天能不能让我们出去?”


        谢建福摊着手,苦笑了一下,无奈地说道:“说是这个片区昨晚发现阳性人员,现在整个县城都处于静态管理。”


  谢建福抽出一根烟点着了,要是以前,他从不在陶尚英面前抽烟的,不是不敢,而是小情人管得严。可今天他心里烦,顾不了那么多。


  此时的陶尚英头发凌乱,满脸憔悴,只是默默流泪,哪顾得上谢建福抽不抽烟啊……





            (2)


  “咚咚咚……”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把俩人从零乱地沉思中惊了回来。

  “谁呀?”

  “做核酸的。”

       “谢哥,怎么办,如果他们发现点什么……”


  “镇定!不要自已吓自已,他们只是上门做核酸的,又不是警察查房……”



  门开了,一男一女两个大白,男的负责做核酸,女的负责消杀,录视频,当陶尚英做核酸时,那个女大白仿佛愣了一下,但她什么也没说,很快就进入到工作状态。



  大白们走后,陶尚英心里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她明显地感觉到那个女大白似乎在哪见过,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谢建福从女大白的动作中也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可他只能故做镇定,搂过陶尚英柔声说道:“事已致此,想也没用,咱俩还是静下心来好好研究一下回去后怎么向其他人交待……”




          (3)


  由于心情不好,俩人谁也没有口味,谢建福随手将中午送来的饭扔进垃圾桶里,并打开晚上送来的盒饭,端给陶尚英。“来吃点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俩人都低下头来强迫自己吃了起来,可直到吃完,俩人都没注意到盒饭里是什么菜……


  天渐渐黑了,窗外的灯都调皮地闪着光。


       突然,谢建福的手机唱起了欢快的歌:“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


  “是我老婆……快,你先躲进衣柜里。”谢建福一反常态,强行拉起了坐在床上,阴着脸,闷闷不乐的的陶尚英。


  “怕什么呀,你不是说,你们的婚姻早已名存实亡了,她知道了更好,免得我们像做贼似的……”陶尚英嘟嘟囔囔地发着牢骚 。


  “求你了,我的姑奶奶 ,这时候你可千万不能添乱啊…… ”谢建福一把抱起陶尚英,将她像塞破衣服似的,塞进衣柜,并快速关上了门。





  “你在哪呢,听说你那里出现疫情,封城了,我都急死了……”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那银铃铛似的声音让人陶醉。


  “我现在在酒店里,一切都好,你就不用担心了,等疫情控制住了,我就回来,你照顾好自己,哦对了,你上次看重的那款旗袍我已给你买到了……好好……知道了……”谢建福的电话还没挂断,陶尚英像踩着风火轮似地已站在他的面前。


  “好你个姓谢的,那件旗袍你不是说给我的吗?怎么你像房地产商似的?一套房出售给两家呀……”


  接下来俩人由争吵,变成了撕打,最后,谢建福用一身肥肉把陶尚英强行压倒在床上,直到她无力反抗时,俩人才平躺在床上喘着粗气……


  “叮咚……叮咚……”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惊的陶尚英从床上弹了起来,用颤抖的声音说:“我老公的视频,这……这可怎么办……”


  “别怕,等我先躲起来了你再接视频……”谢建福像草原上受到惊吓的旱獭 ,连滚带爬地躲进了衣柜 ……


  “老公……唔唔唔……由于疫情,我被封在旅馆里了……”打开视频的一霎那,陶尚英马上梨花带雨般地哭个不停。


  “别哭了老婆,从网上知道你那里出现了疫情,我和女儿都很着急,今天早上女儿连幼儿园都不去……好了,你没事就行,听防控人员的话,安心住在那里,做好个人防护,注意安全……”男人含情脉脉的声音 像一股清泉 流进了陶尚英的心里 ,顿时激起了的无数的浪花 ……


  风暴过后,一切又陷入了平静 ,谢建福和陶尚英早已忘了刚才家人们打来的电话和视频,又开心地搂在一起 ,不停地在床上翻滚 ,直到实在累得不行了 才手拉着手进入梦乡……





           (4)


  第二天,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他们从梦中惊醒 ,打开门的一瞬间 他们发现又是那两个大白来做核酸 ,和昨天一样男大白做核酸,女大白除了消杀外,依然录了工作视频,只不过这次的视频录的时间比较长一些 。


       就在大白们离开时,谢建福抬头时才发现还有个摄像头正对着他俩的门,但他并没有在意,也没给陶尚英说。


  谢建福和陶尚英,在做核酸的同时,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女性大白,发现她的防护镜下除了冰冷的目光以外,没有任何意外反应 。





  “也许是我们多心了?可我心里面总感觉不踏实……”


  “好了好了,别想那么多了 ,你这就是做贼心虚 ,你也不想想 ,在这个城市里认识我俩的人有几个呀?”


  说着俩人又开心地抱在一起,忘情地滚在床上……


                       (5)


  下午,俩人的手机像商量好了似的 同时想起了来电铃声 。


  “这……这个视频怎么到了我丈夫手里?该死的大白……”陶尚英首先惊叫起来。


  “完了……完了……这个视频怎么到了我老婆的手里……”谢建福头上直冒冷汗。


  俩人互换手机后发现,手机里传过来的是大白站在门口给他俩做核酸的工作视频。视频里清晰地显示出他俩满面春风的神情……


        “啪”的一声,俩人同时将手机扔在地上,一口同声地骂了句:“都是这该死的疫情惹的祸……”


       只可怜那两部无端受伤的手机,碎片散落了一地……








微信扫描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