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醜小鴨新娘第八章

作者: 小贝 发布时间: 2022年06月23日 10:11:53

忌妒真的会使人发狂,不论男女。
  赵君烈坐在他的总裁办公室,看着桌面放了两个爱心便当盒,一个是凯蒂猫图案的便当盒,而另一个正如莫柔柔的容貌平凡无奇,黑色铁的便当盒子,却装满滷鸡腿和花椰菜和炒蛋以及豆乾等营养充足的食物。
  李风儿眉角含笑,轻声细语:”我只是会煮羊肉面和抄萝蔔丝,献丑了。”
  赵君烈冷淡的看见莫柔柔,嘴角上扬,露出冷淡的笑容,吩咐着。
  ”柔柔,记住卖身契约写的要取悦妳的丈夫,现在以抒解我的疲劳,替我捶背和按摩肩膀。”
  ”我觉得很好吃的爱心便当是卡米兰做的。”他故意这样表示着,想看她惊慌失措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莫柔柔的从容不迫的表情,他非常生气,也在意竟然生丑女的气?
  ”嗯。“莫柔柔看见坐在对面的波霸金髮美女,穿着华丽时髦,就是君烈口中的情妇卡米兰吧!她非常吃醋,尽量不要动怒,她的丑小鸭追夫行动正展开了,她不要自乱阵脚才行。
  “君烈,我来帮妳捶背啦!我的功夫比较一流。“卡米兰轻轻开口说话,声音酥酥麻麻的,人走到君烈背后,替他捶背。“觉得很用力,出一下声音,我会放轻力道的。”
  莫柔柔虽然才刚结婚,但男女情事知道不多,偏偏赵君烈似乎沒打算跟她发生亲密的夫妻关系。
  赵君烈的态度使她很受伤,心刺痛不已。
  赵君烈公然在她这个总裁夫人面前,跟自己的情妇卡米兰调情,真的让柔柔面子挂不住,非常生气。
  ”柔柔,煮麻油鸡面,让我的情妇补身体,昨晚的运动让她累坏了。”这句话是谎言,自从君烈结婚后,就不再跟卡米兰发生关系,只是夜晚睡在床上单纯共枕而已!
  赵君烈对于自己的行为解释,以有些反常来当作一种答案。
  ”我先回家去准备你的情妇要吃的麻油鸡面当午餐。”早餐的食物,莫柔柔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要应付君烈和卡米兰的午餐。
  ……
  “我不会轻易投降,好不容易才跟君烈成为夫妻共度一生。“莫柔柔将麻油鸡面煮好,放到员工厨房餐桌冷却后,开始看她工作的牛皮纸文件,眉宇轻锁。
  君烈是她心中暗恋的白马王子,嘴角苦笑,想到他口中直唿她是丑女人。
  除非赵君烈公开表示不要她,甚至离婚拒绝她,才会真正放弃他。
  “君烈,我是真的好想你。“当莫柔柔把微温的麻油鸡面装进便当盒,眼眸泛起水雾。
  现在的她要变得更坚强起来,赵君烈沒有不要她,还维持现状的婚姻关系。
  她就还有希望。
  ……
  “君烈,你似乎很在乎你的新婚妻子。“李风儿看见赵君烈用一种凄然和痛楚的眼神,凝视他的妻子莫柔柔。
  “谁在乎这个丑女人。“赵君撇唇着。莫柔柔成为他的男性自尊最大的耻辱呢!
  他绝不会爱上自己的妻子。
  “我帮你捶背,其实我很期待吃你妻子煮的麻油鸡面。“李风儿想到女儿小雨读的幼稚园是莫柔柔开设的,更加对莫柔柔这个众人眼中的丑小鸭女孩非常好奇,她跟其他富家千金与众不同,沒有整天玩乐,反而充实自我。
  赵君烈的妻子莫柔柔是个特別的女人。
  “我把麻油鸡面,送过来了。“莫柔柔轻柔的声音传来。他的丈夫跟情妇有说有笑,好像谈到她的名字呢?
  李风儿接过麻油鸡面,斜视莫柔柔的表情,突然心头一念,她想知道莫柔柔在乎君烈的程度有多少份量?
  突然之间,李风儿站起来,走到赵君烈坐的位子,贴在他怀抱,坐在他的大腿上,声音又娇柔有些撒娇味道。
  “君烈,餵我吃嘛!“她想看君烈的妻子如何应付?“我是你最爱的情妇呢!“
  “唉!真拿妳沒辄。“赵君烈表情平淡,内心快要笑得内伤了。
  他的妻子和情妇的争风吃醋,她可是看得很盡兴呢!女人嘛!都会争风吃醋,很少有例外的,即使他的丑小鸭新娘也一样。
  “张开嘴巴,吃一口面缐。“
  “嗯。“李风儿脸红如蕃茄。
  “君烈,我要忙公事了,失陪了。“最后,莫柔柔心里难受,再度失败收场,很快闪人了。
  “君烈,你觉得谁的爱心便当最好吃?“李风儿吃饱喝足后,滑手机听一些音乐网站的流行歌曲试听。
  “莫柔柔。“赵君烈不甘心娶到丑妻,结果选择漠视妻子柔柔的优点和温柔地方。
  李风儿并不生气,她只是个男人眼中用身体换取金钱的情妇,反正她觉得很活得自在。
  “你的妻子很爱你,你沒有感觉吗?“
  “有,只是她年纪大我三岁,我才二十六岁,她却已经二十九岁数了。“赵君烈挑眉,语气有些不耐烦
  “你爱她吗?我看的出来。"李风儿选择四两拨千斤,切中要点。
  "我不爱她,她只是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才嫁给我。"
  “原来如此啊!"沒想到她的情夫赵君烈这么认定他和莫柔柔的夫妻关系。
  “你还是吃妻子的爱心便当啦!"李风儿建议着,"总裁疼妻,可以增加公司的好形象。“
  "卡米兰,还是妳想得周到啊!“赵君烈称赞着,爽朗的笑了笑。
  ……
  快乐幼稚园的老师,晚上七点,开始忙碌着,这一忙却发生大事了。
  中班院童李小雨误吞十元硬币,莫柔柔踏进她成立的这所快乐幼稚园,马上抱起李小雨让她身体朝下,手用力拍小雨的背后,只见,小雨吐出十元硬币,接着着咳嗽,然后慢慢地吸气和吐气。
  ”这是谁家父母的孩子,好调皮捣蛋。”确实院童小雨沒有生命危险,莫柔柔主动询问中班的幼教老师。
  ”她是一个单亲孩子。"女幼教老师回答着。
  "我想见见她的单亲妈妈。"莫柔柔想了想,最后保持平静的面容。
  她也好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将心比心,她也怜惜关心別人的孩子健康和身体状况。
  ……
  快乐幼稚园的院长办公室,李风儿和女儿李小雨坐在宽敞的牛皮沙发椅。
  桌面放了两杯无糖绿茶和蕃茄蛋炒饭。
  莫柔柔知道现在是半夜三更,不像是她和幼稚园学生的家长见面好时间,然而她已经是总裁夫人,答应要去赵君烈的公司上班,想到那份卖身契,心头凉了半截了。
  “我是莫柔柔,想必妳是小雨的亲生母亲,也是单亲妈妈吧?!“当莫柔柔的视缐和李风儿的眼眸交集,“是妳,卡米兰,原来妳结过婚了……“立刻惊唿着。
  “嗯。让我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风儿,英文名字卡米兰,李小雨是我的女儿。“
  “咦?"剎那间,莫柔柔无语了,还沒找回自己的声音。

上一篇:花心大建波

下一篇:大建波出宫

微信扫描关注